第一百七十五章 凶险取胜_五代第一太祖爷
九天小说网 > 五代第一太祖爷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凶险取胜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七十五章 凶险取胜

  张元徽率领的东路军如同锯齿,硬生生在中路周军身上撕扯开一道口子。

  周军中路原本就跟北汉军中路厮杀得难解难分,战况胶着,张元徽率领一军往东杀来,直击周军中路腰腹。

  张元徽亲率的那支精骑更是骁勇,人数不足千,却精悍异常,冲透周军步卒方阵,将其拦腰截断,然后往北围歼。

  刘崇见张元徽东路军得胜赶来,大喜过望,赶紧下令全军进一步勐攻,他自己也率领亲卫冲下高地,亲自督军压阵。

  北汉兵洪水般朝巴公原南高岗压上!

  史彦超、向训率领兵士死战不退,幸亏有他二人顶在前,兵士们见主将搏命,士气倒也不减,勉强稳住阵脚。

  其时南风呼啸,风势愈大,北汉兵迎风冲锋,阵型被风吹散,骑兵连眼睛都睁不开,大大减缓了攻势,让周军得以喘气。

  但从整个战局来说,北汉兵仍然占据优势,收缩的防线一旦松动,就是全军溃败之势!

  巴公原南高岗之上,柴荣怒目圆睁,脸色呈现骇然的殷红。

  他不知道东厢军发生了什么,只看到张元徽率领东路军赶来支援中路,而己方一边,不见樊爱能、何徽踪迹,那片战场尽是硝烟弥漫,尸体成堆,却不见片缕大周旗帜。

  眼看高岗之下,整个中路军节节败退,随着伤亡加剧,周军士气越来越低落,败象已现!

  柴荣只觉一股热血直冲颅顶,“呛啷”拔出御制雁翎刀,用尽全身力气咆孝:“大周健儿,随朕杀敌!”

  没等张永德反应过来,柴荣一马当先冲下高岗,一头扎进北汉兵人群。

  “陛下!”张永德大骇,“快!殿前亲军随我护卫陛下左右!”

  千余殿前亲军跃马跟随张永德紧追柴荣冲下高岗。

  冲在最前面的,是石守信率领的内殿直一百多名亲骑!

  有殿前亲军这支生力军加入战局,周军在局部形成优势,冲破北汉步军包围,直冲其后军,黄旗所在!

  赵匡胤长枪挥舞如风,一枪刺出就能刺死一个北汉兵,连带着马匹冲撞,一路上竟然有几十个北汉兵死在他手下!

  马仁瑀、张琼、杨信、韩重赟四人紧紧围着他展开冲杀。

  年轻气盛的马仁瑀见有周军逃窜避战,气愤得破口大骂:“皇帝陛下亲冒失石冲杀在前,尔等身为军士享受朝廷供养,却不思报效君恩,枉为男儿!”

  周军逃兵被他一激,有的满脸愧色回头继续厮杀,有的不管不顾拼命朝高岗之后逃去,在后督战的符彦能连杀几十人,才勉强制止溃逃蔓延。

  赵匡胤听见马仁瑀的话,心思一动,拼命催马朝柴荣靠拢,朝左右大声疾呼道:“陛下尚且死战,我等将士又如何能惜身?诸位同袍,随我死战!”

  赵匡胤中气十足的呼喊声震动四野,就连冲在前的柴荣也听见了,回头远远看了一眼。

  当即,殿前亲军千余人士气如虹,齐声怒号:“死战!死战!”

  周军中路见天子龙旗冲锋在前,迎风猎猎,一时间士气大振,竟然顽强地顶住北汉兵冲击,在局部形成反击!

  张永德见跟随在柴荣身边的殿前亲军越来越少,只有石守信率领的内殿直数十人一直紧跟保护,焦急不已,回头大喝:“赵匡胤!你我分兵护住陛下两翼,以弓弩为陛下开道!”

  “得令!”赵匡胤远远回应。

  殿前亲军分作两部分,由赵匡胤和张永德各自统领,左右掩护柴荣两翼,以弓弩骑射保护冲锋在最前头的柴荣!

  巴公原以北,刘崇刚刚下了高地,准备督军往南压进,可却勐地发现,周军不但没有崩溃,反而顶住攻势开始反击!

  一杆周军龙旗更是朝他的御营方向杀来,一支周军精骑,人数不多,却勇勐如虎,势不可挡!

  此刻刘崇御营只有几百人,大军全部压上进攻,根本召集不回来。

  刘崇心神狂震,急忙道:“快请耶律将军发兵来救!”

  西北边,一处丘陵之上,数千契丹骑兵整装待发。

  耶律敌禄高坐马背,凝目远眺,感喟道:“周军勇悍,此战刘崇必败!”

  旁边一员契丹统领道:“刘崇求援,我等是否出击?”

  耶律敌禄略显沉吟,刚要说话,东南方向,突然传来隆隆战鼓声,一股烟尘从盆地缺口冲天而上!

  紧接着,密密麻麻的周军旗帜出现在视线尽头处!

  耶律敌禄面色一变:“不好!周军还有后援!”

  看那尘土飞扬,冲天而起的架势,周军援军肯定不会少。

  耶律敌禄冷笑摇头:“走吧,这里没有我们的事了。”

  契丹统领疑惑道:“那刘崇?”

  耶律敌禄不屑道:“他自己能否活着逃出巴公原都还未知!周军大胜,恐怕会向太原进兵,刘崇死不死无所谓,但北汉政权一定不能亡!我们回太原!”

  当即,数千契丹骑军呼啸着从巴公原西北角撤离。

  刘词和朱秀率领的后军及时赶到,第一时间加入战局,已是强弩之末的北汉兵再难支撑,惊恐力竭之下开始溃逃。

  上万北汉败兵朝西南方向撤离,刘崇在张元徽的拼死保护下得以逃亡。

  北汉大将白从晖被李重进射杀,王延嗣死于乱兵践踏。

  广阔的巴公原盆地,留下一片尸骸,鲜血染红了草地,渗透进泥土里。

  硝烟过尽,活下来的大周兵士疯狂欢呼呐喊,有的痛哭流涕,有的仰天怒吼,只有亲临这场战斗的人才知道,他们赢的有多么侥幸,不久之前的战况有多么凶险。

  李重进狂笑着挥舞北汉龙旗,撕破扔下,解开裤裆朝那汉字龙旗尿了浓浓一泡。

  不少将士有样学样,嬉笑着聚拢在一块,朝那汉军龙旗撒尿。

  巴公原北高地之上,汉军仓惶撤离来不及撤走的御帐前,柴荣浑身泡满血浆,站在那呆呆望着那御帐一动不动。

  只有走近才发现,他的身子微微发颤,拄着雁翎刀才没有倒下。

  张永德、赵匡胤、石守信、李重进、高怀德、曹翰、朱武等人,全都站在他身后,一个个如同血人,疲倦的神情却又难掩兴奋。

  他们打赢了一场惊险万分的正面决战。

  朱秀和刘词赶到,也被眼前的惨烈吓一跳。

  朱武累得直不起腰,朝朱秀咧嘴勉强一笑,黑红脸庞满是血污。

  李重进捶了他胸膛一拳,“你们再来慢一步,说不定刘崇就被老子逮住啦!”

  】

  这厮腰间挂着白从晖的人头,朱秀嫌弃地躲开些。

  赵匡胤同样浑身被汗水浸湿,小臂还中了一箭,满身血污大多是敌人的,也有自己的。

  朱秀敬佩地朝他竖起大拇指,赵匡胤笑着摆摆手。

  石守信一如枪杆似的立在一旁,脸上血污被汗水冲刷成条状,剧烈起伏的胸膛说明他此刻有多么脱力。

  朱秀和他眼神交汇,微微一笑。

  石守信轻轻颔首,没有说话。

  “陛下....”刘词轻声呼唤,被张永德制止了。

  所有人都看得出,柴荣才是最疲累的一个。

  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,作为皇帝和统帅,他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。

  一场大战,一波三折,从起初的势均力敌,到略占上风,再到突然溃败,最后奋起反击。

  相比身体,柴荣精神受到的折磨可想而知。

  但胜利之后的辉煌也是无与伦比的。

  大周天子亲自率众冲锋,那是何等勇烈气势!

  皇帝亲战,将军效死,将士用命,再加上老天以南风相助,才造就这场惊世大战的胜利!

  将士们用无比崇敬的目光注视着他们的大周皇帝,有如此勇悍的圣天子,何愁国家不兴!

  深深吸了几口气,柴荣才把摇曳的心神稳住,转过身面对众将,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,嘶哑嗓音道:“诸位,辛苦了....”

  众人齐刷刷跪倒,抱拳高呼:“陛下万岁!”

  山呼声从高坡传下,很快,四面响起潮水般的万岁声。

  大周军人在用最响亮的声音称颂他们的皇帝陛下。

  柴荣示意众人起身,看着刘词和朱秀,僵硬地挤出笑容:“若非你二人来的及时,敌军不可能败得这般快。”

  “全赖陛下洪福齐天,三军将士悍不畏死!”

  刘词和朱秀相当有默契地齐声道。

  柴荣道:“朕观你们来时声势惊人,黄土扬天,除了后军,还有哪支兵马赶来支援?”

  刘词瞥了朱秀一眼,朱秀忙笑道:“只有我们后军!”

  柴荣愣了愣,其他将士也是一愣。

  “有多少兵马?”柴荣又问。

  朱秀咧嘴道:“不足五千!”

  李重进嚷嚷道:“不可能!那阵势看着得有两三万人!”

  朱秀摊摊手笑道:“当真只有五千。我命人在骡马尾巴上拖挂树枝,又让兵士们砍了好些树枝,一边跑一边拖在地上,扬起灰尘,所以看着吓人。

  还有军旗,也是从晋州临时找来的,东拼西凑,几乎人手一杆旗,就栓在枪头上。

  有些旗帜甚至还是当年石晋朝和刘汉朝留下的,刘崇要是仔细看,非得气死不可!”

  众人瞠目结舌,这他娘的也行!

  柴荣面皮颤了颤,颇为无语。

  “余下的后军兵马,哪里去了?”

  朱秀惊讶道:“臣行动之前特地密奏陛下,莫非没有送到?”

  柴荣朝张永德看去,张永德仔细回想,忙道:“确有密报送来,只是当时战事激烈,情势不妙,臣放在身上一时忘了,请陛下恕罪!”

  张永德在身上一阵摸索,却找不到那封密报。

  柴荣道:“无妨,大战之际,难免疏漏。朱秀你说吧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  朱秀赶紧把自己的安排说了出来。

  “臣未得陛下旨意擅做主张,请陛下恕罪!”朱秀作势要拜倒。

  柴荣摆摆手,笑道:“无妨,朕原本也是想这样安排,只是手中兵力有限,担心分兵太多,影响正面决战,故而才舍弃凋黄岭,全力押注江猪岭。

  你和朕想到一块去了,补上这一遗漏,很好!”

  “多谢陛下宽宏!”朱秀长揖拜谢,心里松口气。

  柴荣的气量建立在强大的自信之上,他相信不管什么经天纬地之才,他都能驾驭得住。

  这也是他最吸引人的人格魅力之一,所以朱秀才敢在他面前玩未卜先知的把戏。

  刘词提醒道:“陛下,刘崇败兵尚且有万余之多,不可给敌军喘息机会,当尽快收拢兵马,乘胜追击!”

  众将纷纷赞同。

  柴荣道:“就请刘老将军率领后军,再整合一部分兵马,追击敌军,谁愿意配合刘老将军追敌?”

  赵匡胤当先站出来:“末将愿往!”

  柴荣露出一丝赞赏,“好!你就辅左刘老将军,尽力把刘崇败军往江猪岭方向逼退!”

  二人领命告退而去。

  柴荣环视众人,沉声道:“朕现在想知道的是,东厢军发生了什么?樊爱能、何徽在何处?”

  众人相互看看,向训站出来道:“启禀陛下,东厢军战败溃逃,樊爱能何徽二人不知所踪!臣听逃回来的东厢败兵说,是樊爱能何徽挡不住张元徽勐攻,率先逃离战场,当时有人高呼周军战败,陛下、陛下....”

  向训看了眼柴荣,不敢再说。

  柴荣面色冷厉:“说朕已经战死或者被擒?”

  向训低头道:“东厢军因此军心涣散,无心再战,千余步卒投降,余者皆逃!”

  柴荣已是气得浑身发抖,没想到他委以重任的樊爱能、何徽竟然如此不堪,在战事还未结束,胜败未分之时,丢下兵士逃离战场。

  有如此无能窝囊的将领,难怪东厢军几近覆灭。

  只差一点,就导致整场大战惨败告终。

  柴荣压抑愤怒低吼道:“有谁知道此二人逃往何处?”

  众人面面相觑。

  朱秀忽地澹澹道:“臣和刘词老将军赶来路上,遇见溃逃兵士,说樊爱能和何徽传下话,直言契丹人大军赶到,周军惨败,活下来的全都投降了!”

  众将一听此话,更是气得直骂娘。

  李重进愤恨道:“两个狗贼自己跑了也就算了,还敢造谣生事!这些话要是传到晋城,传到开封,朝廷还不得乱成一锅粥!”

  向训道:“陛下,此二人祸乱军心,留不得!”

  史彦超也骂道:“请陛下斩此二人,以定军心!”

  柴荣脸色阴沉,咬牙低喝道:“传朕旨意,即刻收拢溃逃兵士,若七日内不回营,连同家族一律坐罪处死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tmtb.com。九天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jtmtb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